其實那晚在恩孺時,黃醫師看可飛這麼難受,有一度想用穿刺的方法,把囊腫內的液體抽出來一些。可是黃醫師最終還是沒這麼做,因為那個囊腫實在太大了,如果不小心弄破了,讓裡面的液體流出來,造成腹膜炎,那就更加的麻煩了(而且那時也沒辦法完全確定,那個大腫腫到底是什麼東西)。

那天夜裡,我們討論了很久,到底是第2天就去開刀,還是再等1天讓總醫師主刀。畢竟開刀不是小事,而且依黃醫師的說法,可飛的狀況真的不是一般尋常的問題。但我們也怕再延誤下去,萬一那個大腫腫忽然破了,不就更慘了。於是我們決定,先不管這麼多,第2天先到台大動物醫院去就對了。

抱著可飛睡沒多久,早上5點我們就起來準備了。不知道這下去台北會待多久,我收拾了簡單的換洗衣物,帶了些必需品,就北上了。

途中經過新竹,先繞到家裡,把羊羊交給我爸媽照顧。爸媽準備了一堆食物及切好的水果,交代我們一定要找時間吃(其實那幾天真的一點食慾都沒有,也沒有心情吃東西)。然後我媽還交給我一封信,叫我有空再看。

在苗栗臨出門前,我把黃醫師給我們的超音波影像mail給芸林的蔡醫師。那幾天蔡醫師一直很關心可飛的狀況,還把手機及家中的電話給我,說有什麼狀況就跟他連絡。雖然我一直很想打電話給他,詢問他的建議,但不是太晚,就是太早,我真不好意思打電話吵他。在快到台北時,也差不多7點多了,我硬著頭皮打電話給蔡醫師,跟他說了狀況,請他幫忙看一下超音波影像。蔡醫師看了之後就說,6天前的檢查並沒有看到這樣的東西,但不管如何,他會想辦法幫忙連絡他台大那邊熟識的醫生,在現場盡量幫忙我們(真的是太感動了啊...)。

還不到8點半我們就到了,掛號時拿出了黃醫師整理的病歷,受理的小姐就幫我們連絡外科手術室的人,我們就到2樓等開刀。

990623 (5).JPG 990623 (9).JPG 

990623 (12).JPG
雖然貼了嗎啡貼片,但可飛還是很痛的,不想趴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等沒多久,當日負責執刀的醫師(她也姓黃),就來了解狀況,並說明手術大致的過程,除了要開腹看那個大腫腫到底是什麼東西,能否做進一步的處理之外,就是順便做結紮手術。
因為醫師們認為,會造成攝護腺腫脹,跟尚未結紮睪丸分泌的雄性素有關。
(其實在芸林檢查時,蔡醫師就有說可飛的攝護腺因愈年長,而有稍腫脹的狀況-但那時並不嚴重,要我們找時間帶可飛去結紮。)

990623 (15).JPG

同時芸林蔡醫師熟識的醫師也來關心幫忙。不過我們仍有些猶豫(名醫的迷思?),總以為如果肚子一開,如果是很麻煩處理的問題,當然是要讓比較有經驗的醫師來執刀,畢竟可飛只有1個,我們不希望有任何差錯。此時,我又打電話給蔡醫師,問他的建議。蔡醫師很直接很乾脆的說:「當然就趕快開啊,這麼大的腫脹物,再不開不知道會怎麼樣」(再次感謝蔡醫師~)

990623 (18).JPG

990623 (20).JPG

990623 (22).JPG
看麻麻的臉就知道哭到很沒精神

跟執刀的黃醫師說了我們確定要開了之後,她就要我們等等,並去著手準備手術前的各種事情了。其實黃醫師雖然年輕,但態度讓人很信任放心,對於我們的遲疑,也能夠包容與諒解,那天真的是很謝謝她、也辛苦她了。

990623 (27).JPG


台大的手術室一般人沒辦法進去,家長就在手術室的走廊座位區等待。那裡的醫師也都好年輕,很學生樣。
大約
10點左右,可飛就被帶進去剃毛及抽血。然後麻醉師出來詢問可飛過去麻醉時,是否有什麼過敏反應,接著就要我們簽手術同意書。10
點半開始手術。我當然又是哭得唏哩嘩啦,心疼可飛要獨自面對這種事,他最害怕陌生的人及環境,然後也擔心不知手術是否會順利。雖然我一直告訴自己,要相信醫生,要相信上帝會讓我的小可飛平安無事,但腦海裡還是有好多恐懼,很怕很怕會出現我無法面對的結果(呸呸呸)(醫療劇的情節不時的出現)。

990706 (1).JPG 
讓人簽得很毛的同意書

990623 (29).JPG
進手術室剃毛的可飛-麻麻只能從玻璃門的反射看著他

990623 (31).JPG
大概只有我自己知道可飛在哪裡
 

在等待的期間,忽然看到包包裡還放著飛羊阿罵寫的那封信(之前一心在可飛身上,都忘了這回事)。看了之後我又哭了...裡面寫的都是可飛跟我相處的點滴,有可飛跟我撒嬌、保護我的一些事,也有她認為可飛一定不希望我這麼難過、為他擔心的心情。很感動飛羊阿罵這樣體會我,她了解我真的是把可飛當成自己的一部分,知道可飛對我非常非常的重要。我也很不捨因為我沒把可飛照顧好,而讓家中的兩個老人家跟著擔心。

接著的時間,跟其他也帶狗兒來手術的家長談一下彼此狗子的狀況,然後我就為可飛祈禱,昏沉沉地等待。

2點半的時候,黃醫師出來,說明手術的歷程。她說那個腫脹物,應該是攝護腺急性發炎,快速的在體內形成了囊腫,囊腫內蓄積了很多的膿水,約有30cc。她用針抽出這些膿水後,囊腫就不那麼飽漲了,可飛應該就不會那麼痛。然後也同時完成了結紮手術,並取了組織液做培養(了解造成感炎的病原是什麼菌,才好決定用什麼抗生素來做後續的治療),也取了膀胱及攝護腺的組織做切片。據她的經驗,她說應該不是什麼難搞的腫瘤,因為在肉眼下,體內的器官都沒什麼異常的狀況,不過這部分當然要等切片的結果出來才知道(後來切片的結果證實不是腫瘤)。接著就說我們可以去看可飛了(其實手術1點半就結束了,可飛休息了1個小時才略為清醒,他們才讓我們去看可飛)。

990623 (32).JPG
萬惡的膿水

到了恢復室,看到已有意識但仍迷濛的可飛,真的很開心。雖然他肚子上那條長長縫了22
針的傷口,讓人覺得很不捨,但至少可飛已經不會那麼痛了。

990623 (38).JPG

990623 (42).JPG

990623 (44).JPG

990623 (35).JPG
 

等我們繳完費用,黃醫師跟我們說明傷口的照護需知後(保持乾燥,不要讓狗舔。不要用酒精或優碘去清潔傷口,如果有清潔必要時,用生理食鹽水即可),我們就帶可飛回家了(真好,不用住院什麼的)。

990623 (49).JPG 
可飛可以跟我們回苗栗了

990623 (52).JPG
上了車又拍了一張

回苗栗的路上,我打電話回家說了可飛的狀況,讓家人安心。我爸也燉了一鍋雞湯要我們帶回去(他算到我們不會有時間弄吃的 )。真好,幾天來的緊張、不安與難過,似乎都因可飛手術的成功隨之而去,我們緊繃的心也被雞湯溫暖的香氣給撫癒了...

(待續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飛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8) 人氣()